fbpx
May 28, 2020

会议已经够讨厌,更让人无限白眼的是那些跟你一起开会的人

早在出社会那一年,就已经认清:「钱多事少离家近,午觉睡到自然醒」这个梦幻工作的条件只能存在于理想。到后来我们都会发现,早起通勤和处理业务其实都不难,难的是如何在职场与人相处—而远胜合作专案带来的烦躁,工作中最恼人的环节莫过于开会了。

一群工作价值观、职位都不尽相同的彼此,能在被迫关进会议室的一、两个小时内达成共识就已经算是天方夜谭。那些大家都深具共鸣的会议二三事,相信你没亲身经历,一定也曾亲眼目睹这等「会议之怪现状」。

 

# 整场会议都完全没在听的同事

绝对需要笔电作掩护,人到心不在的与会人员往往是一场会议的多数。

他们总在会上认真敲击键盘,貌似认真笔记,其实只是换个座位继续处理他手上进行到一半的业务,或根本是在同事间的群组丢连结闲聊,问等等外送下午茶要点哪间饮料店。

枯燥的漫漫长会偶尔分心不为过,但烦人的是他们大多会在会后私下找其他同事问:所以主管说,那块简报要直接给我做吗?还是简报架构要我们另外再约时间确定?刚会上有聊到这个?那他们最后说什么?

哈啰?不能一心二用,也不要浪费认真开会的人的时间,重复讲一样的话吧!

 

# 到底为什么要我参加的会议

「那个某某某,手边事情不急的话一起进来开会。」

突然被主管指名,慌慌张张地拔了电脑走进会议室,以为会议内容是跟自己工作范围有关的业务,聚精会神地听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还是一头雾水。

用眼神再三确认刚刚点名的主管没有另外下任何指示,只能满脑子「我是谁?我在哪?」的坐在原地。直到会议结束,比较熟的同事蹭到你旁边小声的问:你进来干嘛啊?

说真的,我到开完会也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叫进去啊

 

# 看心情推翻会议决策的主管

总是坐在会议桌最末端的大位,每间公司都有一出现就让气氛先冷五度的大主管。他们大多因为「忙碌」而显得漫不经心(会议进行到一半还会用「我接个电话」为由消失一阵子),对决策不积极表态,口头禅是:「我没什么意见。」或是转身问下一阶职位的主管有什么看法。

正当你以为他下放权限让团队执行决策,隔天到班就发现一切都风云变色。大主管信件宣达会上讨论的分工要内部大风吹再分配,还要再另外为他昨天会上说「没意见」的那些专案方向另外拉会议重新讨论—于是昨天的会议、会后进行的前置作业和联络调度,通通都变成白工。

但碍于职位,我们只能敢怒不敢言。

 

# 那些下班前一小时临时约的会议

你有遇过表订晚上六点半下班,同事突然在五点十五分发 10 分钟后的会议通知过吗?当时的身心灵已经因为接近一天的尾声而慢慢松弛,把手边的事都处理完、开了通讯软体和男友讨论等等要去哪晚餐,那封弹出视窗的会议邀请,让你感觉像是毫无预警的被判死刑。

到底有什么事这么急,不能明天讲?

通常一行人臭着脸抱着笔电鱼贯走进会议室,会发现这场会议大多是某个主管临时起意想到可以冲业绩的「好点子」,想邀请各位一起讨论;或是他当天工作压力到了临界点,便想整顿团队这段时间的委靡气氛,来个精神喊话—总而言之,一场绝对超过一小时的牢骚,像是连环赏了你准时下班的好心情无数巴掌。

和男友约会吃饭?会议结束我只想回家躺平。

 

來源: https://www.adaymag.com/2020/05/09/go-to-meeting-or-hell.html

 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